柏克萊風雲﹕問余何適﹖廓爾忘言﹐一自經國咯血去﹑和淚終古是天涯

更新日期:2001年11月02日


柏克萊風雲﹕問余何適﹖廓爾忘言﹐一自經國咯血去﹑和淚終古是天涯﹗



1983 在小小天罡唐明通過博士資格考試﹑論文有所突破﹑只剩數千行 computer programming CODE﹐

創辦中華創業協會....日正中天﹑唐明博士畢業在即的時候﹐在加大柏克萊的 CIA 特務運作下﹐

Ernest Kuh 葛守仁教授以莫須有罪名將唐明驅逐﹐.....



沒有“血淚柏克萊”的“恩怨情天”﹖那來的“台海血戰”“民族浩劫”﹖

小小天罡四正主唐明嘆息﹕天意啊﹗天意﹗

我與經國總統都已盡力了﹗而浩劫仍然無法挽回﹐經國總統更付出了寶貴生命﹗



美國CIA 在台灣奢談人權法治﹐可是在柏克萊加大及 CIA 的眼中﹐

我和李文和的人權何在﹖台獨的仁兄們﹐你們不是在美京華盛頓與CIA間有絕對影響力嗎﹖

只要你們力保﹐李文和還有問題嗎﹖

怎麼不見你們為這個道地的台灣郎李文和講一句話﹖



中央研究院院長 CIA 特務、前柏克萊化學系教授、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

你可能夠告訴我這打著 “清流共治”“向上提昇”的招牌卻連“競選政見支票”

都可以“跳票有理”的 CIA特務的雙重標準在那裡﹖

假“和平移轉政權”之名﹐

CIA 特務在台灣李登輝可以發動瀛台行動 弒君篡國毒殺經國總統﹐

你們台獨﹑耶教長老教會﹑CIA特務在台灣所“強迫推銷”的

是什麼樣的 “優質民主”﹖難道“民主先生” 的“欺世盜名”

又是像“皇后的貞操”一樣“不容置疑”的﹖



附圖一:唐明與葛守仁教授合作發表研究成果的 papers 之一﹔

唐明絕不是因為學術能力或外界謠傳讀不下去不行才走路的...

CIA在柏克萊到處亂放唐明的謠言﹐弄得唐明在柏克萊是﹕

   “將軍百戰身名裂﹐柏克萊﹐回首萬里﹑故人長絕﹗

我對美國 CIA 特務只有五個字﹕無恥﹑不要臉﹗

在學術重鎮柏克萊還來這個﹖把美國學術界的臉都丟光了﹗



附圖二:在這篇 paper 後所附的作者簡歷﹕

唐明與葛守仁教授的“恩怨情天”就由歷史去評斷了...

葛守仁教授在宰我那一刀前,問我一句話﹕你畢業以後作什麼﹖

你就可知道“唐明之死”的內情絕不簡單﹗


唐明帶著自負與驕傲﹐憑自己本事拿學位﹐

絕不會像 CIA 特務李登輝在康乃爾打高爾夫抄台灣論文騙美國學位﹐還在美國 CIA 安排下得論文獎...

就像 CIA 安排李遠哲得諾貝爾獎一般...


唐明傲然的回答葛守仁教授﹕“畢業後作工程師”

葛守仁不信﹑再派其他學生來問....

唐明嘆息說:“你們要殺就殺好了﹗但你們要為千萬死於(台海大戰)浩劫中的中國人作負責...


遲來的回答:你畢業以後作什麼﹖“問余何適﹖廓爾忘言﹗


唐明笑嘻嘻的回答說﹕

問余何適﹖廓爾忘言﹗

 1983年葛教授您問的問題﹐我時時刻刻放在心上﹐

 不敢或忘,我並沒有忘﹗

 當初如果你不殺我那一刀﹐那我今天是作中華民國的總統﹔

 可是你殺我那一刀﹐天意如此﹐我並不怪您﹗...

 孫文興中﹑唐明中興﹗...

 我今天只好改作中華明國的國父了﹗


附圖一:唐明與葛守仁教授合作發表研究成果的 papers 之一

singlerow_1.jpg (178716 bytes)

 

附圖二:在這篇 paper 後所附的作者簡歷

singlerow_2.jpg (165089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