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易學﹕兩儀正“常道”﹕下雨﹖下兩﹗下雨成池﹐下兩成儀﹐下“人”成儀﹗

現代易學﹕兩儀正“常道”﹕下雨﹖下兩﹗下雨成池﹐下兩成儀﹐下“人”成儀﹗


“雨”與“兩”﹕二個字的造型完全相同﹐所不同的是
“下雨”是下“〃”﹔下兩是下“人”(或“入”)。
所以是

“下雨成池”稱“雨池”﹔
“下兩成儀”稱“兩儀”﹗﹗﹗

這是“兩儀”的原始由來﹐是知識方法論中的

Hierarchical Decomposition, Formalization & Modelling

但今天“兩”解成了“二(two)”真是“胡說羌道 Bull Shit”﹗﹗﹗


........下雨成池...............................下兩成儀.....
.......(下〃成池).............................(下人成儀).....

...........〃.....................................人........
...........〃.........................人.......................入.....
...........〃.....................人.........入...朝儀.....人.......入.....
.......池..〃..................人...入....人....入......人....入...人....入..
......〃〃〃〃〃〃...........人.入.人.入.人.入.人.入..人.入.人.入.人.入.人.入..



古人用字都很“精準”:“惟精、惟一、惟中”﹔
“兩儀”就是“下兩成儀”﹗
是下出一片一大堆的“人”“入”樁成為“朝儀”的(Binary) Tree﹐
數數人頭也不只二個﹐“兩”根本不是“二”﹗﹗﹗
“人”就是 Bianry Tree 二分樹 的 “樹叉”“/\”﹗
下兩成儀、下人成儀就是建立“binary tree”﹗﹗
“一樹桃花千朵紅、一樹二分萬個叉”
今天“兩”作“二”解﹐真是“胡說羌道 Bull Shit”﹐
可見中原文明扭曲破壞到什麼地步了﹗

中原文明整個架構在堅固的磐石地基上﹕建構在中原知識方法論上
這所以中原尚國文明的科技創新如此前進﹐
能建構出世界第一的文明國家....
所以﹐要重建中原文明﹐必須由知識方法論入手﹐
這樣才能瞭解“封建專制”原來是商朝工商科技文明的“知識方法”﹐
怎麼會成為周朝以後羌族人的族長家天下的“替罪羔羊”﹖


兩儀是知識方法論中參數極化過程(Polarization)的“典章制度”
Hierarchical Decomposition and Hierarchical Formalization
of the Project Problem

由格物致知的知識方法﹕“人”字是代表一個“unit cell”

...口
../..\....<==>....人
.口..口

...................................兩儀<=>典章制度..

.........﹖﹖............................口.........
........﹖﹖﹖﹖...................../.......\.....
........﹖﹖﹖﹖......兩儀.........口.........口....
.....﹖﹖混沌﹖﹖..=========>..../...\......./...\....
....﹖﹖﹖現象﹖﹖..典章制度...口.....口....口....口.
.....﹖﹖﹖﹖﹖﹖............./.\..../.\.../.\..../.\
......﹖﹖﹖﹖?.............團.團..團.團.團.團..團.團


將每一問題用“口”表示﹐
在這裡﹐每一個“口”就是上面一個“口(Problem)”
分解開成為一個“Sub-Problem(子問題)”﹐
這個口可以再繼續分解﹐直到成為“專業問題”-“團”﹗
“團”為binary tree 的 leaf-cell﹗﹗﹗
這是“團”的原始的“常道”“正義”﹕“專業問題”。
但是今天“團”成了什麼意義﹖
你能說中原文明往聖絕學還沒有絕傳嗎﹖

而將每一代表“功能(建﹕function)”的“問題”用“口”(BLOCK)“包封”
起來就是“封建”(Envelope to be a functional block)﹐
這是“封建”的原始的“常道”“正義”﹗

專制者﹐團也﹗制是“制式”的制(Formalize the problem)
專制﹕專業制度;
利用“典制(hierarchical decomposition & formalization)”制式成為
專家能夠解決的問題﹐稱為“專制”的“專業制度”的知識方法
(Formalize to be the problem can be solved by the profession)﹗


在這中原的知識方法觀念流程摘要如下﹕

兩====>兩儀====>典章制度====>封建======>專制

由一個“兩”字﹐我就能decode 重建出中原文明﹐
這就是我要展示出的“示範”動作﹐....
重建中原文明的方法﹐....
有了這種方法﹐中文工作者就可展開中原文明的重建工作﹗


[感言]


在美國第一流大學研究所研究這麼多年﹐看到真正有學術功力的大師﹐
作的都是非常“fundamental”的突破﹐而後“菁華萬千”﹐
提出物質波的博士論文﹐只有一頁。
在博士資格考試時﹐也是問非常簡單的問題﹐愈簡單的愈難回答﹐
一問就垮﹐.....當我拿我在美國多年研究所培養出的研究精神
與研究方法來作中原文明的重建工作﹐感慨萬千.....


第一﹕如果我今天在西洋的領域作學術發表﹐名利兼收﹐
今天﹐我在這冷門的易經中作研究﹐誰付錢給我養家活口啊﹖
換了別人﹐早就餓死了﹗


第二﹕但在高科技領域﹐我能開發尖端技術能作產品﹐
老闆就怕我把trade secrete 給賣了﹐...要換job﹐只要說某某產品是我作的﹐
行家一對口﹐就有另一個 start-up機會﹐是我走對了行...
但沒有這些“對行”高科技訓練所養成的心態﹐根本不會了解易經﹐
因為易經是高科技商朝文明﹐農業社會根本不了解商業社會是怎麼運作的﹐
只有高科技工商文明才能正確了解易經....


第三﹕套用美國大師罵學生腦袋不清楚的話﹕今天的闡述易經的書全部是“Bull-Shit”﹐
治學功力不夠﹐作出來的研究結果﹐
根本不能拿去在現實生活中實用﹐文不能實用﹐武不能實戰﹐都是在作騙人的假學問﹗
這種“實用精神”“實戰精神”以身示範 CASE STUDY 的方式﹐是我要呈現的....
我示範在前﹕我辦得到﹐我再教你方法﹐你也能、也要給我辦到﹗


第四﹕3000年前﹐四夷叛變﹐在竊據周原的羌夷Chinese姬發率領下﹐
“周難舊邦、躍馬中原“﹕夷中原皇天后土為平地﹕羌夷族長周公姬旦更把
“爻”改為“女”﹐滿口的“姦”“妓”“奸”.....
可以﹐中行明光把中土讓給你們﹐看你們羌夷Chinese能成為什麼樣大國家﹖
“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漫漫黑暗世紀3000年”
3000年過去了﹐羌夷統治下的中土文明遲滯不進 3000 年.....

3000年後的今天﹐在竊據中原復興基地的中興基地台獨夷人
“赤鼠”李登輝率領下﹐弒君、篡黨、叛國﹐移轉政權亡中華民國﹐
台夷總統“金蛇”陳水扁更是假“本土化”之名以奪權“變天”﹐
假“全民”之名推動“殖明化”﹐台獨台灣共和國是鼠蛇當道...
是故“本土運將”林義雄在階段性任務完成後﹐
因反核四、妨礙美國利益﹐被殖明地CIA總監趕下台..否則..不識相的話
林家四口滅門血案再多加一口﹕讓林義雄一家全家地下大團圓...
“那是恐怖、那是噩夢掛折懸崖...那不是我的中華民國....”
而“蛇扁”的支持者更是丟人現眼在網上“fuck”“肏”的﹐
台國(Taiwan)台夷與羌國(China)羌夷又有什麼兩樣﹕
奪“中原文明政權”改用“民主人權”﹐吃人肉改用刀叉﹐
只要人多、拳頭多就是贏﹐這那裡是文明國度﹖


第五﹕我今天重建中原文明﹐就讓你們看原始的文明
與現在的文明作對比﹕讓你們自己見 What are you doing?
你們羌夷台夷把文明破壞成怎麼模樣﹖
是我瘋了﹖還是你們無知﹖這一代新新人類真是沒有一個是好樣子的﹗
戴著店小二的“扁帽”作時髦﹐連基本的美感都變質了﹗


第六﹕易理天道好循環﹕沒有報應不成天理﹗
台灣站起來、台灣人民萬歲是站在蔣經國的咯血裡﹗
如此原罪國家能存在世上斷無天理﹕
為了李登輝弒君李遠哲陳水扁共犯的原罪﹕
台灣39%人要在台海戰爭中死亡﹔61%人要流亡他國﹐直到原罪得到赦免救贖﹗


第七﹕“學術博士資格”最重要的的是“論證的過程”是否“嚴謹”﹐
而不是“jump into conclusion”罵別人“瘋了”“神經病”﹐
這種人根本不夠“資格”言“學術”﹗跟這種人談知識方法論﹖對牛談琴﹗
牛只會 bull-shit﹐ 再不然就是幹母牛﹐
然後集體上屠宰場﹕在台海大戰核子飛彈的煙塵裡﹗

古人用字都很“精準”:“惟精、惟一、惟中”﹔“人言為信”﹗
那裡像李登輝今天說了130次不是台獨﹐結果還是移轉政權給台獨﹐
蔡英文更絕了﹕可以統就是統﹔可以獨就是獨﹔
唐"中文"就不會這麼滑頭﹐...
結果自以為得計的蔡英文惹毛了中共....


第八﹕台夷既然燬滅中原文明中興基地﹐就由台夷自己去付代價﹗
羌夷殺台夷﹕台海大戰我不管﹗
外省人的養子台灣人宋楚瑜﹖中華民國就是亡在這奸巧的“新台灣人”“假外省人”的手中﹗
就讓他一起隨風而逝﹗